【读书方法】读书与写作到底是什么关系?(二)

西西弗书店 
/ Part 03 写作通常的两种状态
关于写作通常有两种状态,一种是写亲身经历,另一种是加入虚构的成分
写自己经历成功的作家有很多:
梭罗《瓦尔登湖》
高尔基《童年 》
夏洛蒂·勃朗特《简爱 》
玛格丽特杜拉斯《 情人》
姜戎《狼图腾 》
三毛《 沙哈拉的故事》
以上作者均是在自己的生活经历中不断深挖,把有价值的细节拿出来曝光,亮出苦难生活中的悲哀要素,他们都善于使故事含义甚远。这种写法代入感极强,读来十分亲切,真实可信,但是没有虚构,故事便会趋于平淡,作品的高度就会受限,仿佛让读者一下子触到了房顶。有的作家倾尽一生心血完成一部作品,然后就被彻底掏空了。但这种写作方法是很多人在最初写作时喜欢采用的。
  / Part 04 现实和虚构的结合
另一些作家擅长在故事中加入虚构的成分,将现实和虚构良好地结合起来。博尔赫斯在撞到窗户之后写出了小说《南方》,他赋予小说更为丰富深邃的意义。小说中的人物达尔曼为了急切地看到一本稀有版本的《天方夜谭》,飞快地向像楼上跑去,这时他被刚油漆过的窗户刮伤了……之后,他寻找浪漫主义的死亡方法,博尔赫斯通过改编自己的经历来满足他对于男子汉气概、时间、永恒和英雄主义的迷恋。
有的作家的虚构从场面开始一次,福格纳看到一个小姑娘趴在墙头偷看她奶奶的葬礼,一边看一边下面的弟弟讲着葬礼的情况。这个场面使他后来写出了著名的《喧嚣与骚动》。这样的场面实际已经揭示了一定的人物关系,通过联想与分析,这种固定的场景是比较易于把握的。我们思考设计人物时会比较容易变化,思考情节时也容易转变,而一个场面是固定直观的,可以不断地激发作者的想象与构思。像福克纳看到小女孩看葬礼,他认为这是非常富有象征意味的生活。

 

福克纳说,写小说无非是围绕一种特定场面布置情节,展开叙述。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,也是在酝酿很久之后,突然有一天他想起小时候外祖父带他去一个仓库里看冰的情景。“见到这种神奇的叫冰的东西,他把手摸上去,当时一摸他感觉很神秘,冰是这样的啊,这简直就像魔鬼手里的一个法宝一样。” 这个体会被想起时,他觉得这个小说可以开始写了。
因为“冰”他把整个作品的调子定下来了,既现实又魔幻。这些都证明了思路的重要。莫言从气味开始虚构,他说:我喜欢阅读那些有气味的小说。我认为有气味的小说是好的小说。有自己独特气味的小说是最好的小说。能让自己的书充满气味的作家是好的作家,能让自己的书充满独特气味的作家是最好的作家。余华则是从对话切入,他说:我开始写小说的时候, 对不同风格的小说都有兴趣, 都想去尝试一下, 有的当时就尝试了, 有的作为一个愿望留在心里, 将来有机会时再去尝试, 这是我年轻时的抱负。
一九九五年我开始写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 写了一万多字后,突然发现这个小说开头是由对话组成的。当一部长篇小说是以对话来完成时, 这样的对话和其他以叙述为主的小说的对话是不一样的, 区别在于这样的对话有双重功能, 一个是人物在发言, 另一个是叙述在推进。所以写对话的时候要有叙述中的节奏感和旋律感, 如何让对话部分和叙述部分融为一体, 简单地说就是如何让对话成为叙述,又让叙述成为对话。写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以后, 对于写对话我不再担心了。”要搞清楚我们在写作中遇到的障碍究竟是什么,眼下,大多数写手仍停留在写实阶段,什么时候能够得心应手地使用虚构了,故事将会提升到新的高度,这也是我们需要靠阅读来解决的问题。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赞助一下,赏杯可乐吧~
点赞0赞助
分享
评论 抢沙发